当前位置:
首页
头条资讯
让鱼米之乡稻满仓!气象人要做点啥? | 长江中下游地区
2021-09-28 13:41:59    来源:中国气象报

   “一粒粮食能救一个国家,也可以绊倒一个国家”,粮食安全是国家安全的重要基础,只有实现粮食基本自给

  才有能力掌控和维护好经济社会发展大局。按照不同地理区域划分,我国的秋粮作物也呈现出不同的特点。有着“鱼米之乡”美誉的长江中下游地区以水稻,尤其单季稻为主要作物

  什么是单季稻?

  单季稻指的是一年只种一季稻的稻作制度。单季稻种植区域,主要分布在湖北、安徽、江苏、浙江、湖南、江西、四川、重庆等省份。

  南方单季早、中稻选用优质、早熟、花期耐高温的籼稻品种为主;单季晚稻选用对短日照反应较敏感的迟熟籼、粳品种。单季晚稻对短日照要求严格,不宜过早播、栽。

  单季稻对国家粮食安全意义何在?

  单季稻是长江中下游地区的主要作物,尤其在湖北、安徽、江苏、浙江、湖南、江西、四川、重庆等省份,8省(直辖市)秋粮总产占全国秋粮比重约为30.5%,是秋粮总产占比最大的农业片区。对我国粮食安全而言,“鱼米之乡”至关重要!

  其中,安徽是全国粮食主产省和5个粮食净调出大省之一。水稻作为其主要粮食作物,种植面积和单产均居全省粮食作物的首位。

  近年来,安徽单季稻播种面积达到稻谷播种面积的70%以上,其产量占稻谷总产的75%。2020年,安徽省全年粮食总产803.8亿斤,产量居全国第4位,其中单季稻产量占全年粮食总产比例为34%。

  在江苏,单季稻是该省第一大粮食作物,常年种植面积为3300万亩左右,单产稳居全国第一。江苏单季稻产量高、稻米品质好,在我国粮食安全保障体系中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。

  在重庆,种植的水稻种类主要是籼稻,和北方种植的粳稻相比,其最大的特点就是比较耐高温、耐强光,35℃以下的气温影响都不大。目前,重庆全市水稻的种植面积已经接近1000万亩。

  2021年,全国早稻单产5918公斤/公顷,比2020年增加173.0公斤/公顷,增长3.0%。其中,安徽、湖北、江西三省,因2020年受到严重洪涝灾害影响,单产明显下降;今年则呈现恢复性增长,分别增长8.4%、6.4%和4.0%。

  按照中央一号文件要求,长江中下游各省(直辖市)从提升粮食和重要农产品供给保障能力、打好种业翻身仗、守住18亿亩耕地红线等方面发力,全力保障粮食安全。

  影响该区域粮食生产的气象灾害有哪些?

  长江中下游地区属于亚热带季风气候,夏季高温多雨,雨热同期,冬季温凉少雨,有利于农业生产。充沛的降水使其更适合水稻种植。

  同时,暴雨洪涝、高温热害、干旱、台风、阴雨寡照等,则是该区域影响水稻种植的主要气象灾害。

  今年5月中旬以来,南方出现了16次较强降雨过程,尤其是长江中下游地区。8月以来,该地区降水偏多1至4倍,部分农田被淹被毁,对单季稻孕穗抽穗产生较大影响。

  在江苏,今年秋收作物播栽期雨水相对匹配,光温充足,全省播栽质量提高,其中水稻适期播栽面积占比达到95%,比上年增加3%。在水稻移栽至分蘖期,梅雨季晴雨相间的气象条件有利于返青、分蘖,苗情总体好于上年同期。

  但在7月下旬,由于6号台风“烟花”过境,是有气象记录以来停留江苏时间最长的台风。7月24日至29日,全省平均过程雨量220.9毫米,给正值生长关键期的秋收作物造成严重影响。

  8月中旬以来,湖北省多地遭遇连续的阴雨天气。武汉、仙桃、黄石等地从8月9日到16日,连续8天出现降雨,全省大部分地区日照时数都只有0-5个小时,气温也较常年同期明显偏低,连阴雨导致农田严重渍涝、倒伏,水稻“两迁”害虫迁入繁殖,稻瘟病、稻曲病发生流行,对今年的秋粮生产很不利。

  在安徽,8月中、下旬,合肥以南地区雨量较大,不利于单季稻开花授粉,易形成空秕粒,影响结实率和产量。受阴雨寡照影响,皖南部分地区移栽晚稻苗期分蘖进度较缓慢,比往年偏迟10天左右。

  保障粮食安全气象部门做了什么?

  湖北:开展应对气候变化适应性研究

  近年来,随着极端气候事件频发,因干旱、洪涝、高温等气象灾害造成粮食损失有逐年增加的趋势。作为国家一级农业气象试验站,湖北荆州农试站以问题为导向,形成了一套粮食安全气象服务核心技术。

  他们开展了气候变化影响下稻田生态系统脆弱性与适应性研究。采用开顶式气室(OTC)进行大田原位模拟试验,模拟2050年气温升高2℃、二氧化碳浓度升高60ppm的气候变暖情景,观察水稻生产的适应性,探究气候变暖对水稻生长发育及温室气体排放的影响。

  荆州农试站站长刘凯文解释道:”模拟气候变暖情景对水稻生产的影响,可以进一步评估长江中游地区水稻生产的气候变化脆弱性,有利于开展气候适宜性风险区划。”

  荆州农试站还开展了农业源温室气体监测与控制技术研究。稻田生态系统是主要的甲烷排放源,也是重要的一氧化二氮排放源,对全球温室效应的贡献不容低估。施肥和灌溉是影响稻田产量和温室气体排放的重要因素。

  该站通过设置不同施肥量、灌溉用水量等水肥管理组合,综合评价对双季稻温室气体排放和产量的影响,筛选出既有利于保证水稻高产,又有利于减少稻田碳排放的绿色生产模式,对于探索农业减少温室气体排放的清洁生产技术,力争实现碳达峰、碳中和目标,意义深远。

  此外,在保障粮食安全气象服务方面,针对水稻生产面临的最主要的两个灾害高温、暴雨洪涝,该站还与人保集团湖北分公司合作,联合开发气象指数农业保险产品,减缓气象灾害风险带来的损失。

  目前,水稻暴雨洪涝天气指数保险在江汉平原腹地仙桃试点投入试用,承保面积13.74万亩,受益农户3.3万余户;中稻高温天气指数保险在襄州、曾都、枝江、夷陵、咸安、嘉鱼、浠水、麻城等8个试点投入试用,承保面积合计102.15万亩,受益农户17.3万余户。

  安徽:开展应对灾害性天气研究

  随着气候变暖和气温变幅增大,高温热害对单季稻的影响日益突出。在安徽,单季稻的孕穗-抽穗-开花期为7至8月,几乎每年都会出现日最高气温≥35℃的持续高温时段,高温热害已成为制约安徽单季稻高产稳产的主要气象灾害之一。

  此外,安徽地处气候过渡区,春、夏季多连阴雨和暴雨天气。此时正值单季稻生长发育和产量形成的关键时期,若遭受涝灾,会造成水稻籽粒灌浆期缩短,籽粒鲜重、干重下降,灌浆速率降低,导致减产。

  近年来,安徽气象部门开展了“水稻对高温发生发展过程的响应机制及应对技术研究”,旨在揭示单季稻高温热害的时空分布规律,建立单季稻高温热害综合指标体系,研发应对水稻高温热害的气象业务系统,实现高温影响的定量评估和动态跟踪。

  他们还开展了“安徽省单季稻涝灾损失评估方法研究”,制定符合单季稻生长发育规律的涝灾指标,定量估算降水量、雨日长短等因子对涝灾引起的单季稻产量损失,为政府制定减灾规划和决策提供依据。

  精细化服务深入每亩稻田

  在重庆,水稻在灌浆期遭遇持续晴热天气,影响水稻灌浆。重庆市气象科学研究所基于“知天-智慧气象为农服务系统”,集成开发了水稻高温热害预警1公里空间分辨率的格点产品,并通过农业天气通App向水稻种植户发布预警,为种植户采取措施应对高温影响提供参考。

  在江苏,气象部门搭建智慧农业气象服务系统,优化升级农业气象服务产品;深化部门合作,提高服务针对性;加强上下联动,提升服务时效;丰富服务渠道,通过“农技耘”APP、网站、微信、微博等多种方式,及时发布气象为农服务信息。

  作为“鱼米之乡”,长江中下游地区不仅多为产粮大省,也是农业科研强省。在这里气象为农服务更精细、更具针对性。从科研中要动力,从服务上提效益,保障国家粮食安全,气象工作者努力守护颗粒满仓、稻花飘香。